首页 行业资讯正文

杭州互金协会“9条“又提”双降“ 降存量成为备案标配?

红岭创投 行业资讯 2018-12-25 113 0

  在互金行业前所未有的监管下,各地经历了金融办、互金专项整治小组、互金协会的多轮检查。这其中,108条已经要求了银行存管、三级等保等标配。而从11月底开始,北京、深圳、杭州相继出台相关政策,要求平台进行“三降”,那降存量会不会也成为平台备案前的标配?

  11月19日,在第9届财新峰会上,北京副市长殷勇率先提出了“三降”(降余额、降人数、降店面)要求;12月6日晚,深圳互金协会下发P2P“十律”,要求专项整治期间网贷机构应降余额、降人数、降门店、降存量等;杭州互金协会发布杭州“9条”,要求平台待偿余额和出借人人数不得新增。

  三地均提到降待收和降人数,李财师认为并非巧合,一方面,降待收可以有效防止平台在经历各轮审查期间出现动态风险;另一方面,降人数能适当降低群体性事件的发生。作为网贷平台林立的三地,此规则也具有一定标杆化的意义。

  先给大家普及个公式,一家平台的待收存量实际上是由平台的历史存量、当前的成交额以及回款情况所决定的,即:

  平台的当前待收=平台历史待收+成交额-回款额

  平台的历史待收是固定的,而当前的回款额也是由历史发标情况所决定,也是固定的。因此,就只能在成交额方面下功夫。作为一家信息中介撮合平台,成交量是由投融两端所决定的(即发标量和投资量)。要想降存量,一方面,平台需要合理规整资产端,这可以是通过减少资产门店数量或资产合作方促成的,也可以提高资产审核门槛;另一方面平台需要做好合格投资人的准入,这可能是通过降息达到的,也可能是控制市场推广达到的。

  降存量使得平台贴近合规、降低风险的同时,所带来的影响也比较多。网贷平台的收入都是撮合借贷金额的手续费,成交量的下滑势必导致平台的收入降低,加上当前网贷处于资本寒冬,运营压力将会加大。此外,降低存量会导致平台资金流处于净流出状态,使得平台的债转压力加大。这样一来,平台控制好“双降“的幅度就尤为重要了。

  目前关于三降的要求也都是各地互金协会在牵头,以何时为基点,具体实施时间等细节问题,包括惩罚机制,各地条例也都没有提到,如果你投的平台尚处于规模上涨的话也不要太过担心,当然,最好别太快。

  李财师手工统计了三地有代表性的平台存量变化,供大家参考:

  


  


评论